2020 官网升级中!现在您访问官网的浏览器设备分辨率宽度低于1280px
请使用高分辨率宽度访问。

灵活用工的不同形式特征与实操解析

发布时间:2023-04-21浏览次数:300

对于成本控制问题是现在不少企业都会头疼的问题,因为现在员工的工资待遇越来越高,用工成本也随之增加。如今,灵活用工已成为许多企业开源节流的不二选择。

目前,大企业的灵活用工状态是:
华为:在全球有近20万员工,许多员工采用外包形式;
顺丰:“灵活用工”国内的大户,各行业有工作需求人员可以申请加入;
美团:有近300万骑手大军中,正式员工的比例仅为几万人,其余多为众包骑手;
滴滴:是国内众包式 “灵活用工” 的标准典型,成为有车一族多模式创收的重要渠道;
阿里:通过“共享员工”形式租用西贝等餐饮行业员工,实现人力资源灵活流动;
苏宁:推出“人才共享计划”,实现包装、配送等岗位员工再就业
沃尔玛:雇员中小时工占比50%,疫情下涌入“共享用工”大潮;
……截止目前,腾讯、京东、饿了么、沃尔玛、星巴克、亚马逊、肯德基、麦当劳、字节跳动等等你知道的名企都已开始“灵活用工”,降本增效、优化人力成本、提升用工灵活性等,成了当前企业想要更好地稳步发展的必然需求。灵活用工行业的大企业名单正在快速拉长。

那么,同样是“灵活用工”,为什么有的企业采用的是“共享用工”模式,如格力、盒马、沃尔玛、华润万家等;而有的企业又采用的是“岗位外包”模式,如华为、小米、阿里等;还有的企业采用的是“众包”模式,如美团、滴滴、顺丰、货拉拉等。那么这几种模式有什么区别呢?今天我们就一起来探讨下。

1、盒马生鲜带红的“共享用工”
从2020年疫情爆发开始,盒马生鲜先后与云海肴、西贝、丰收日、农耕记、探鱼等多个企业开展过多轮“共享用工”合作,也意外带红了企业间“共享用工”模式。如今当前疫情形势下,各大生鲜电商平台运力吃紧,线上订单激增。一“冷”一“热”,令诞生于2020年疫情初期的“共享用工”模式悄然再启。

疫情影响下,餐饮等服务业大量“闭店”导致员工闲置。而电商、新零售等企业因订单量暴增,出现短时间用工紧缺。这种情况下,用工紧缺一方向员工闲置一方“借”员工,就出现了“共享用工”,双方也通过“共享用工”实现了双赢

“共享员工”是企业和企业之间以“借用”或“外派”的方式实现劳动力的流动,从而提高人力资源配置效率的灵活用工方式,实现人力成本转化为人力资本。本质是灵活用工,或者说是灵活用工的一种模式,与外包一样都是不同用工主体间的员工调配,都是雇佣与实际用工单位的分离,且都具有“跨界”、零时、短期性等特点
“共享员工”在短期内可以很好地协调劳动力的流动和使用,使得市场资源配置更合理,但同时共享员工的使用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。
共享用工的劳动关系归属于原单位,共享员工的薪酬由原单位发放,社保等统一由原单位申报缴纳,不慎发生工伤事故也由原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与赔偿。外包模式的劳动关系归属于劳务承包方(一般是有一定资质的人力资源服务企业),相应的,外包员工的薪酬、社保及工伤统一由劳务承包方负责。
2、腾讯、阿里、华为钟爱的“岗位外包”模式
互联网领域流传着一句话——“十个岗位八个外包”,可以说互联网行业的岗位外包基本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在很多职场社交及招聘平台上,我们也可以看到,腾讯的视觉设计、行政、开发等众多岗位都选择了外包的形式。此外,阿里、小米、华为等企业也有许多外包岗位。我们熟知的华为,全球有近20万员工,长期与中软国际、软通动力等公司保持研发外包合作。
而今“十个岗位八个外包”不再仅仅局限在互联网行业。除互联网企业外,政府部门、银行、新零售、物流等多个行业也都已进入外包时代,企业无需雇佣员工,网约车司机不是网约车平台的员工,自媒体不是平台的编辑,导购不再是品牌的员工……
岗位外包是企业(发包单位)把一些非核心业务通过外包的方式交由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(外包单位)来完成,以此整合利用内部和外部两种专业资源,达到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、最大限度发挥本企业核心优势的一种用工形式。
外包模式也是灵活用工的模式之一,企业采用岗位外包,可以让人才以流动的方式为企业服务,降低了企业人力资源管理的成本。能有效规避企业用工风险,提升企业运营效率和灵活性。不过,与之相比,众包则是又升一级的用工模式。
外包是把不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业务转移出去,而通过众包则可以加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企业把精力放在自己擅长的业务中,把不擅长的、别人做更高效的业务外包给专业公司,以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;通过众包则是集中更多人的智慧,充分发挥隐藏在网民中的巨大潜力,集大众力量,帮助企业解决难以解决的问题,增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
外包往往是一对一的关系,而众包则是一对多的关系。企业通过特定业务的外包与其他企业形成密切关系,这种关系大多是一对一的关系,当然企业也有可能把同一业务外包给两个以上的接包方;而众包则有可能面对成千上万的接包方。
3、滴滴、美团、饿了么众包用工典范模式
滴滴的网约车司机、美团/饿了么的众包骑手,是随着互联网共享经济平台发展起来的典范众包用工模式。除此之外,京东、顺丰等快递公司的新业态快递员,货拉拉等物流货运公司的新业态司机等等,都是众包形式的灵活用工模式。
众包指的是一个公司或机构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,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(而且通常是大型的)大众网络的做法。众包的任务通常是由个人来承担,但如果涉及到需要多人协作完成的任务,也有可能以依靠开源的个体生产的形式出现。
目的是解决企业人工成本高,专业人士缺少,个人无法给企业开票,企业缺少进项发票,并能解决企业要为临时工缴纳社保的问题,解决员工个税税率高,自由职业者个税高不会缴纳等问题。
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,众包模式的优势越来越明显,其与互联网经济的即时性要求相匹配,并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充分利用社会闲散资源,以更灵活、更广泛地获取外部资源,来弥补自身资源的缺陷,既能保留精力在自己擅长的领域,又能利用更多人的智慧将不擅长的领域完善,发掘企业的潜力,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同时,众包还能有效转移用工风险
 

外包强调的是高度专业化,而众包则反其道而行之,跨专业的创新往往蕴含着巨大的潜力,由个体用户积极参与而获得成功的商业案例不胜枚举。

劳务用工众包模式建立在个人资质机制、个人信用档案、互联网平台等硬件基础及政府监管、社会保障制度等软件基础上,将传统劳务用工模式从管理劳务队伍整体向管理劳务人员个体转变、从管理生产结果向管理生产过程控制转变,实现企业从传统的“重责、轻权、轻利”到“重责、重权、重利”的突破,重新分配企业的责权利。

分享:

留言咨询







隐私保护 Powered by SE